• 工作总结
  • 工作计划
  • 工作报告
  • 合同范本
  • 党团范文
  • 心得体会
  • 演讲稿
  • 演讲致辞
  • 礼仪范文
  • 条据书信
  • 简历范文
  • 好词好句
  • 文秘写作
  • 职场知识
  • 优秀范文
  • 您现在的位置:名句大全 > 范文 > 好词好句 > 正文

    梅兰芳无声戏曲电影美学观念探析

    来源:名句大全 时间:2017-08-14
    在无声电影阶段,除了滑稽短片的拍摄外,戏曲电影也占了一定数量,这与戏曲在当时国人精神文化生活中占据的重要地位紧密相关。戏曲的繁荣可以吸引观众观影,而戏曲借助电影的影响力也可以传播到更广阔的空间。这二者之间的“共赢”关系催生了一批戏曲电影。
      梅兰芳在这一时期主演的戏曲电影数量最多,除了为商务印书馆拍摄《春香闹学》、《天女散花》外,他还拍摄了《西施》、《霸王别姬》、《上元夫人》、《木兰从军》、《黛玉葬花》等剧的片段。丰富的实践经验加上严肃的艺术追求使得他对无声戏曲电影创作规律有所思考,也形成了一些对他日后戏曲电影创作影响深远的美学观念。
      一、梅兰芳拍摄戏曲电影的动机
      《定军山》虽然被认为是中国电影及戏曲电影的开端,但是它所体现的“活动照相”观念还不是真正的电影本体意识的觉醒。到20世纪20年代,当电影生产的中心转至上海时,中国电影才逐渐有了真正的本体意识的自觉。当时,在大多数人眼中,电影不过是一个新鲜的“洋玩意”而已,与如日中天的戏曲根本无法相提并论。可是,已经成了“名角儿”的梅兰芳却对电影非常感兴趣,积极主动地投身到戏曲电影的拍摄中。原因究竟何在呢?
      在《我的电影生活》一书的“小引”中,梅兰芳这样描述自己拍摄戏曲电影的动机:“我看电影,受到电影表演艺术的影响,从而丰富了我的舞台艺术。在早期,我就觉得电影演员的面部表情对我有启发,想到戏曲演员在舞台上演出,永远看不见自己的戏,这是一件憾事。只有从银幕上才能看到自己的表演,而且可以看出自己的优点和缺点来进行自我批判和艺术上的自我欣赏。电影就好像一面特殊的镜子,能够照见自己的活动的全貌。”[2]
      已经成名的梅兰芳并没有夜郎自大、固步自封,他发现无声电影中演员面部表情夸张丰富的特点,意识到可以从中吸取营养,进一步完善自己的表演。此外,梅兰芳还指出电影的纪实性为戏曲演员客观分析、欣赏自己的表演提供了可能。梅兰芳从戏曲演员自我观照这个角度来认识电影的紀实特性,是非常新颖的。值得注意的是,梅兰芳虽然认为电影能够像镜子一样让戏曲演员看到自己的表演,但他并没有狭隘地将戏曲电影等同于单纯纪录演员舞台表演的舞台纪录片。从他最早拍摄的《春香闹学》、《天女散花》来看,《春香闹学》以一个特写镜头表现春香的出场,同时道具用的是红木制的实物,还把春香“假出恭”的暗场变为明场;《天女散花》中“云路”一场使用特技叠印了天上云彩,以此表现天女御风腾云而行。这些处理手法都是电影化的,而非简单的舞台实录。可以说,梅兰芳从拍摄戏曲电影伊始就在大胆探索如何用电影手法表现戏曲艺术之美。
      借助电影的力量保存戏曲精华、扩大戏曲在时间和空间上的影响力也是梅兰芳对电影非常感兴趣的重要原因。他说:“我国的舞台艺术,流派繁衍,遗产丰富,往往只集中在某些老艺人身上,如不抓紧时间,把他们的绝技纪录下来,对于继往开来是很大的损失。”[3]“我的志愿是以此献给边远地区的城镇居民,好让他们有机会欣赏本国的古典戏剧。一个演员就是消磨了终身的岁月,也不能周游中国境内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来表演他的艺术,这回却可以利用西方新式的机械,拍成有声的电影,把中国世代积存下来的艺术传遍遐迩,这是我很感到兴趣的事”[4]对于梅兰芳的这个观点,著名导演费穆提供了更多背景的补充:
      “梅先生深知他是生在怎样一个时代里,他是怎样学的戏,演怎样的角色乃至怎样的戏。他并未被世俗的喝彩陶醉了自己,他谦虚而又惶恐。他深知他那‘一套玩意儿’确是民族形式的一时代的舞台艺术,而这时代已经过去了。这‘一套玩意儿’,用电影的术语来说,将要日渐地‘淡出’又‘淡出’,并且很快地‘淡出’。他又深知由于广大群众的文化素养,这一套民族形式的东西总能部分地被保留。旧瓶子虽不能换上新酒,而这个瓶子用现代的科学工艺的看法,打烂了是可以回炉的。此外,他向往着,中国剧的旧形式,早晚会被现代的文化所吸收。”[5]
      “他和他的同时代的伙伴———例如周信芳、盖叫天两位先生———几乎一致地有了这样的警觉。他们认为当代的平剧家的人物,已不仅在登台献艺,供奉观众;也不仅在改革旧剧内容(那因为是改不胜改的原故),硬放天足;主要的有意义的工作,不如把够得上水准的演技纪录了,在夕阳黄昏,稍纵即逝的时候,留给人一点‘规矩’,给人批判和给人观摩。被接受或是被扬弃,由着时代的尺度来衡量。至少,在‘内行’们(平剧)家的想法,这一种演剧的形式,现在还普遍地被观众接受;同时,不求甚解的演出又足以迫害这一形式的生存和进步。经济原因和社会的进步制度,将不容许袭用艺徒制度作育人材,一种比较标准的演技纪录———利用电影的纪录,或者合乎目前的需要。”[6]
      费穆的补充生动地说明了在那样一个受到西方文化潮流涤荡的时代里,像梅兰芳、周信芳、盖叫天这样的年轻戏曲名角儿其实充满着强烈的危机感,他们对电影的兴趣,一方面是希望能给古老的戏曲也注入新鲜活力,另一方面则希望能借由电影纪录保存自己的表演,给后人学习与研究。
      在时代潮流的冲击下,梅兰芳曾经试图对传统戏曲进行大胆创新,让京剧也能跟上时代步伐。他在1913年、1914年受到戏剧改良运动的影响,艺术观发生了很大变化,曾说:“等到二次打上海回去,就更深切地了解了戏剧前途的趋势是跟着观众的需要和时代而变化的。我不愿还是站在这个旧的圈子里边不动,再受它的拘束。我要向新的道路上寻求进展。”[7]当时,梅兰芳大胆尝试,编排了《邓霞姑》、《一缕麻》等时装新戏,意图反映社会现实,揭露社会之黑暗,唤醒民众,争取中国的民主、自由和独立。然而,现代故事与京剧传统表演形式之间的矛盾却是不容忽视的,音乐的问题和表演的问题都很难解决,这也就是费穆所说的“改不胜改”、“硬放天足”,因此梅兰芳后来便很少编排时装新戏了。然而,一种脱离社会现实越来越远的戏曲艺术究竟能走多远?对这个问题的思考使得当时富有远见的京剧表演艺术家无不怀有对京剧前途的担忧。这种担忧加上对京剧传统表演技艺传承的希冀,使得梅兰芳、周信芳、盖叫天等京剧表演大师都把戏曲电影的拍摄视为一个保存京剧精华、扩大京剧影响的好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