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写人作文
  • 状物作文
  • 叙事作文
  • 节日作文
  • 写景作文
  • 动物作文
  • 植物作文
  • 抒情作文
  • 励志作文
  • 想象作文
  • 话题作文
  • 童话作文
  • 写信作文
  • 续写
  • 改写
  • 记叙文
  • 议论文
  • 说明文
  • 日记
  • 周记
  • 小说
  • 散文
  • 诗歌
  • 您现在的位置:名句大全 > 作文 > 体裁作文 > 诗歌 > 正文

    诗经论文3000字

    来源:名句大全 时间:2017-07-19

    篇一:诗经期末论文

    《读书报告》之情说《诗经》

    选课顺序号:63 年级专业:大一药学 学号:20145921

    汤显祖的《牡丹亭》中有“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诚如其所言,与世共存的我们都无法逃出一个情字。这个世界处处充满着情谊——地震中的温情,家庭里的亲情,出门在外的友情......各种情感交错构成了丰富多彩的世界和性格各异的我们。从现如今追溯到千年以前,古人们吟诗作对表达自己心中的感情,或感性,或愤恨,或哀婉,或大方。《诗经》正是那情的交汇,意的传承。《诗经》,中国诗歌的源头。对于我们来说,也许它太久远了,久远到如果没有注释,我们将无法理解。其实,它只是民歌,是我们一般人的歌,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疏远不可亲近。孔子有云,“《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正因其“思无邪”而情至深,而情至真。《毛诗序》也有言“《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於中而形於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情发於声,声成文谓之音。”①这至真至美的感情也将是我们赞美的永恒的主题。

    一、《诗经》中的友情

    1、《诗经》中对友情的渴求

    友情,是一种很奇异的东西,它让你在无望时找到依靠,它让你在失落的时候找到放声大哭的理由,它让你不由自主地勾起嘴角心中充满希冀。古人把朋友关系作为 “ 五伦 ” 之一, 留下许多脍炙人口、流传千古的友谊佳话《诗经》中“嘤其鸣矣 , 求其友声”的诗句反映了人们对友情的渴望。②诚然,《伐木》正是宣王初立之时王族辅助大臣为安定人心,消除隔阂从而增进友情而作。毛诗序有云“《伐木》,燕朋友故旧也。至天子至于庶人,未有不须友以成者。亲亲以睦,友贤不弃,不遗故旧,则民德归厚矣。”③诗的第一章描写了一个孤独的伐木者和一个出谷迁乔去寻找知音的鸟儿,在静谧的山谷中,苦苦地追寻,追寻一个与自己志向相同,可以共同吟唱“人生乐在相知心”

    (王安石《明妃曲二首》),可以像钟子期和俞伯牙一般,子期殁,伯牙不复鼓琴。知己,知己,有多少人一生颠沛流离,只为了寻找一个人,一个像自己的人,为了他的一句“我懂你”。第二章,诗人批判了不顾情谊、互相猜忌的不良现象:“既有肥羜”,“於粲洒埽,陈馈八簋”邀请“诸父”、“诸舅”而“不来”,又于我“弗顾”。最遗憾的不是寻不到知己,而是明明寻得却知己丝毫不愿搭理自己。穷其一生,寻得一人,却得不到他的认同,何其痛苦,势必成为一生的遗憾。诗的第三章,作者高声呼吁,呼吁友情的可贵,还呼吁团结的重要性。作者希望看到的是志趣相投,亲热无隙,一片和乐的景象。人与人间的和乐即政治的和平。《伐木》的三章由理想描写到现实,最后又回归到理想,

    ①【宋】朱熹集传 【清】方玉润评 朱杰人 导读:《诗经》,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09年6月,第12页。

    ②朱友旺:《绵绵长长话友情》,《公关世界》,1999年第10期,第40页。 ③【明】徐光启 撰 朱维铮 李天刚主编:《毛诗六帖讲义(上)》,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 年11月,第294页。

    最后,境地升华--在咚咚的鼓声伴奏下,人们载歌载舞、畅叙衷情,一派升平景象。 由此可见,友情难得可贵,而存在于《诗经》中的友情更是真实且现实。

    2、《诗经》中的交友原则

    现实中交友需要慎重,结识后需要维护之间的友情。在《诗经》亦然。《小雅·裳裳者华》中有“我觏之子,我心写兮。”“我觏之子,维其有章矣。”分别写出了“我”见到君子时,我的心情舒服、君子的才华世无双。“择其善者而从之”,孔老夫子留下的千古交友宣言自是真理,在《诗经》得到了印证:诗的结句“维其有之,是以似之”则赞美了君子表里如一、德容兼美的风貌。

    珍视友情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维护友情则需要做到“君子之交淡如水”般的不计得失。正如《诗经》中“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卫风·木瓜》)虽是爱情中男女之间的给赠,用于友情却毫不过分,只有懂得付出,懂得回报,不像小人那样斤斤计较得失,方能获得永恒的友情。

    《诗经》中的交友原则在当下仍然适用,现实社会需要信任,需要友谊的存在,这友谊应纯洁如雪。这亲热无间而举世和乐的友谊存在于《诗经·秦风·无衣》“岂曰无衣?与子同袍。”“岂曰无衣?与子同泽。”“岂曰无衣?与子同裳。”(《诗经·秦风·无衣》)怎么能说没有衣服呢?我愿意和你披同样的战袍。怎么能说没有衣服呢?我愿意和你穿同样的汗衣。怎么能说没有衣服呢?我愿和你穿同样的下裳。 虽然毛诗序说此为刺用兵之作,可在作战中的战士们,不计较衣资的短缺,互相宽慰,互相鼓舞,协同作战。“与子偕作!”“与子同仇!”“与子偕行!”(《诗经·秦风·无衣》)战士们一心为国,在战场上的兄弟情谊铸就了他们一心求胜的信念,不畏生死,不为寂寞。可以说,是友谊支撑着他们度过那困难的岁月。从一定角度上来讲,是友谊推动了社会的进步。我们的社会正需要这种友谊。

    二、《诗经》中的亲情——父母情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诗中将母亲的爱描绘地淋漓尽致,字里行间透露出的母爱让人暖心。中国素称“礼仪之邦”,自古以来,人类接触的最自然的感情即是亲情。《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故正得失,动天地、感鬼神,莫近乎诗。先王以是经夫妇、成孝敬、厚人伦、美教化、移风俗。①其中感天地,泣鬼神的即是亲情。《诗经》中对亲情的描写表现在父母之情与同胞之情。言告师氏,言告言归薄污我私,薄浣我衣。害浣害否,归宁父母。(《周南·葛覃》)这是一名将要归家的女子,言语中毫不掩饰自己对归家的喜悦--快去告诉我的女师,我就要探亲回娘家,衣物要勤洗干净,一件一件地安排好,干干净净见爹娘。归家为何喜?自然是为了家中父母,家中亲人,家中有爱,家中有温暖,这爱的港湾,这心的栖息地怎么不让归来的人喜悦。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萋萋。黄鸟于飞,集于灌木,其鸣喈喈。(《周南·葛覃》)少女归途中,自然界中的生物也为其庆贺,一切都显得富有生机。喜悦之情溢于言表。然而,与《葛覃》不同,《魏风·陟岵》中却表现出另外一种风格,在这首诗中,主人公无法见到自己的亲人,只好把这种思念埋在心里,“陟彼岵兮,瞻望父兮。父曰:嗟!予子行役,夙夜无已。上慎旃哉,犹来!无止!陟彼屺兮,瞻望母兮。母曰:嗟!予季行役,夙夜无寐。上慎旃哉,犹来!无弃!”(《魏风·陟岵》)作者实际上并没有见到自己的父母,而是用幻想来排遣自己对父母的思念。《序》曰:《陟岵》,孝子行役,思念父母也。国迫而数侵削,役乎大 ①【宋】朱熹集传 【清】方玉润评 朱杰人 导读:《诗经》,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09年6月,第12页。

    国,父母兄弟离散,而作是诗也。①人在最无助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家,家中的亲人,家中的温暖。求学在外的我们,如今想起家,也会有无法用语言表现出来的思念,这思念在回家的那一刻到达极致,那一刻的泪水折射出来的是对家的爱,对父母的挂念。相聚可喜可贺,可游子离家之时,父母亲内心的万般挣扎可以说是痛不欲生。在分离的那一刻,父母嘴上说着,不会牵挂,不会牵挂,可是转过身,却让泪水模糊了双眼。纵然千万个不舍得不愿意也不能阻止自己的孩子去追梦,去历练。

    父母为了子女操劳一生,可子女却无法用一生来报答。如今有人在体会到“临行密密缝”的关爱后,却又经历了“子欲养而亲不待”的痛苦。《诗经》中《蓼莪》有“蓼蓼者莪,

    匪莪伊蒿。哀哀父母,生我劬劳。蓼蓼者莪,匪莪伊蔚。哀哀父母,生我劳瘁。”(《小雅·蓼莪》)表现了父母为了养育自己而辛苦了一辈子,疲劳了一辈子。主人公在父母的关爱下,无忧无虑地成长。然而“欲报之德。昊天罔极”“民莫不谷,我独不卒!”(《小雅·蓼莪》)欲报父母德,如天不可测,别人生活好,我独难尽孝。主人公不可以自己的父母尽孝是他一生的痛苦,一生的遗憾。所以,趁父母还健在,为他们做一点小事,不要恐惧“谁言寸草心,报得三寸辉”,你的一声招呼,一次问候,一个小礼物,足以温暖他们的心。

    三、《诗经》中的爱情

    爱情,看到这个词语,我不禁想问,爱情是什么?谁都无法给出确切的答案,唯有用一生来阐释,来领悟。我所理解的爱情,不是一时的冲动,不是一时的感兴趣,不是轻易就说出口的承诺。有人说,爱情就是永远的陪伴。永远又有多远?永远,只是生命中的一瞬间。.爱,是一个梦,一个让人不愿意醒来的美好的梦。有时候,《诗经》中的只言片语真的给人以梦幻的感觉。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周南·关雎》)这是古人的择偶观,窈窕淑女与君子,才子佳人。后文中“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男子对佳人的思、恋,欲求而不得的痛苦与心烦,一个辗转反侧足以表达。优秀的异性拥有独特的吸引力,这在《淇奥》一文中亦有体现“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僴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卫风·淇奥》)有如此俊美的君子,教人如何不想念。这诗中描写的人儿们,如同“远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那般,可望而不可求。“汉有游女,不可求思”(《周南·汉广》)不可求,不可求。是啊,心上人就像是天上的星辰,你只可以看到它的光芒,却无法用双手触及,也不敢去接近,因为你不知道,结局会怎样。种种的不确定因素会让人害怕,让人惶恐。 未尝爱情滋味的人苦苦地找寻着自己的良人,恋爱中的人们自然是享受着此时的甜蜜与幸福。这在幽会诗中表现得最为明显。《召南·野有死麇》和《邶风·静女》就

    是两首描写幽会的爱情诗的佳作。这两首优美的情诗,基调都是欢快而浪漫的。②

    ①【宋】朱熹集传 【清】方玉润评 朱杰人 导读:《诗经》,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09年6月,第176页。

    ②关利革:《网络财富?文化研究》,《论《诗经》中的爱情诗》,2010年9月,第158页。 “舒而脱脱兮!无感我帨兮!无使尨也吠!”(《召南·野有死麇》)表现出男女约会时女子愉悦而羞涩的情景。“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爱而不见,搔首踟蹰”(《邶风·静女》)这个小伙子从开始的抓耳挠腮找女友,到对女友及女友赠予之物的大加赞美,让我们看到一对处于热恋中的幸福恋人。①

    热恋是美好的,自然希望这爱情可以维持,到长长久久。“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邶风·击鼓》)这是女子的期望,与心爱的人成婚,一起携手到白头,与“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有异曲同工之妙。却说《诗经》亦妙“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周南·桃夭》)这是一个将要出嫁的女,她如同盛开的鲜艳的桃花般美丽。此时的女子是喜悦的,经历着成为心上人的结发之妻的幸福 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无关风与月。爱情的梦终有实现的时候,你要相信,会有一个人,穿越茫茫人海,来到你的面前,牵起你的手,伴你一生,只是,在那之前,你要等,耐心的等。

    总结语:无论友情、亲情还是爱情,一旦属于我们,我们就要珍惜,切莫等到失去后才后悔。然而,不属于自己的不可强求。对于友情,我们要明白“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将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取决于你选择的人,因此,交友时不可莽撞,要慎重,当找到了与自己志趣相投的人时,不可得过且过,友情的维持是两个人的事情,我们需要做的还很多。对于亲情,多花点时间与家人交流,多费点心思为家人挑选礼物,多出点力为家人分忧。对于爱情,充满希冀不是件坏事,但不可心急,缘分是一件说不准的时候,唯一做的到的,就是等。在爱情中需要双方都能够负责,维护这份美好的感情,白头偕老,绝不是一句说说而已。

    篇二:诗经鉴赏论文

    浅谈《诗经》中的爱情

    12级音乐表演2班 1217435064 郭权 上午1、2节

    《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代表了西周初至春秋中叶的诗歌创作,其中描写爱情的诗篇占了很大的比重。《诗经》中的爱情诗,有的纯洁而自然,有的热烈而浪漫,但也会有“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诀恋及婚姻不幸的痛苦哀怨。 杨老师在授课的时候主要以诗经中爱情为主线,旁征博引,层层递进,带我们重游了古人的情感之路。接下来我主要从爱情中的“相遇”,“相爱”再到“诀别”浅谈诗经中的爱情。

    <一>,相遇:

    伊人依新装,新颜欢心漾。

    最喜欢泰戈尔的那首《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在古代的恋爱中是否亦如诗中所言呢?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诗经·周南·关雎》)这首诗作者热情地表达了自己对一位窈窕美丽、贤淑敦厚的采荇女子的热恋和追求,表达了对与她相伴相随的仰慕与渴望,感情单纯而真挚,悠悠的欣喜,淡淡的哀伤,展现了男女之情的率真与灵动。

    因此,孔圣人说:《关睢》,乐而不淫,哀而不伤”。

    有人说,在爱情方面,女方总是处于被动,即使有了心仪的人也无法表白,在古代是否真的如此呢?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诗经·卫风·淇奥》)这首诗便以一位女子的口吻,赞美了一个男子的容貌、才情、胸襟以及诙谐风趣,进而表达了对该男子的绵绵喜爱与不尽幽怀。显然,在爱情方面女方也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

    落花如有意,流水情亦长。

    记得,三毛曾说“人生最大的幸福就是发现你爱的人正好也爱着自己”。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诗经·卫风·木瓜》)描述了古时候青年男女自由相会,集体相会、自由恋爱的美好,女子把香美的瓜果投给集会上的意中人,男子则解下自己身上的佩玉等作为定情信物回赠给心目中的那位姑娘。

    从诗中透漏的不仅仅是他们的情感生活,还可以由此看出,《诗经》不单有很高的文学艺术价值,而且对于我们研究古代习俗亦有很高的史料价值。

    <二>, 相爱:

    相伴共执手,有言无言良。

    由相遇到相爱的过程很是微妙,左一秒是相遇,下一秒就成了相爱,似乎没有太明显的界限来划分左与右,自然也无法用粗糙的言语来说明其中的缘由了。

    《郑风·子拎》是一首写女子对情人相思期会的诗:"青青子铃,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挑兮达兮,在城阀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诗歌末段写出了女子不见情人来时的焦灼心情,她"挑兮达兮",翘首以盼,虽然和情人只有一日未见,却如同隔了三个月一样漫长。这种夸张的修辞手法,形象地刻画出了人物的心理,对男子的思恋之情可见一斑。 从此结发老,生死两恋长!

    《邺风·静女》是篇优美的民间小情歌,唱着人们心中的曲折。"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爱而不见,搔首踟蹰。"短短的二句诗就充分显示出捕捉形象的能力和刻划人物的艺术技巧。少女与恋人相约在幽僻的地方见面,可是,当小伙子来到的时候,她也许因为羞怯,也许为了挑逗,却隐蔽起来了;见不到心上人,急得抓耳挠腮,走来走去。写少女时用"暗笔",从男子的内心感受刻划出了一个天真活泼而又美丽多情的少女形象。全诗笔调明快轻灵,洋溢着浓郁的生活气息,激荡着动人心怀的美好感情。 当然,相爱的两个人最美满的结果是踏入幸福的殿堂。《诗经》中的《桃夭》,“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这首诗相对来说轻快活泼,诗人热情地赞美新娘,并祝她婚后生

    活幸福。

    <三> 诀别:

    弱柳扶风美,无风柳为谁?

    在乱火纷飞,战事频发的年代,男子应征入伍参军是再寻常不过的事了,在这种时代背景下,相爱的两个人便不得已要分开了,丈夫背井离乡,妻子独守其家,相思之苦溢于言表。

    其中,《卫风 伯兮》便写了一位女子自从丈夫别后,无心梳洗,思念之心日日萦绕期间,苦不堪言。“自伯之东,首如飞蓬。岂无膏沐?谁适为容!其雨其雨,杲杲出日。愿言思伯,甘心首疾!”也许为国征战是英勇豪迈的,可是人生的天涯孤苦和生离死别,总是让有情的人们感到撕心裂肺之痛。

    女子如是,男儿亦然。“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诗经·国风·击鼓》)便刻画了一位出征在外的男子对自己心上人的日夜思念:他想起他们花前月下“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誓言,想起如今生离死别、天涯孤苦,岂能不泪眼模糊、肝肠寸断?

    昙花一现醉,怜花奈何摧!

    其实,再美好的开始也有耐不住“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的“七年之痒”的时候。从《诗经》中的很多作品中可以看

    出,丈夫的喜新厌旧,另结新欢是夫妻情感决裂的主要原因。 其中,《卫风?氓》这首诗便是弃妇自述不幸的诗作,诗中首先以甜蜜的语气叙述了他们的相恋、嫁娶以及初婚的美好生活,然后又以悲凉的语气,叙述了年华的逝褪以及丈夫的变心和丈夫对她的粗暴相向,一种含辛茹苦、人生不幸的感叹以及对青春少年甜美生活的不尽留恋,布满在了诗的词句中——而古时男女地位的不平等以及妇女生活的不幸,亦由此可见一斑。信誓旦旦,不思其反。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无独有偶。《谷风》,“习习谷风,维风及雨。将恐将惧,维予与女;将安将乐,女转弃予!”讲述了在危难时期,两个人相依为靠,但在安乐之后,丈夫却将她抛弃的悲凉故事

    《诗经》中对美好爱情是歌颂而向往的,比如,当我读到“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诗经·小雅·采薇》)“青青子衿,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诗经·卫风·子衿》“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诗经·秦风·蒹葭》)“风雨凄凄,鸡鸣喈喈。既见君子,云胡不夷?”(《诗经·卫风·风雨》)这些美好的诗句时,便会有一种久违的感动涌上了心头,爱情是人类一永恒的话题,海可枯,石可烂,山无棱,天地和,不敢与君绝。而那些真诚率直的情感又让我们如此动容。 当然,对于那些始乱终弃的现象,《诗经》则持批判态度,

    篇三:《诗经》论文

    中国文化之《诗经》导读论文

    ● 学生姓名:

    ● 教师姓名:

    ● 学 院:

    ● 专 业:

    ● 学 号:

    ● 序 号:

    重庆大学

    二〇一三年四月十六日

    中国文化之《诗经》导读

    ——一把开启远古浪漫时空的钥匙

    溯流而上,我与《诗经》的邂逅大概是中学的时候吧。当时仅仅是冲着它的如雷贯耳的声名去的,就想一睹这部仅仅以三百零五篇诗歌就标志着中国文学辉煌起点的第一部诗歌总集的芳容。结果却是以对这本书毫无感觉为由黯然收场。之后的时光里,我也曾数度与之不经意间再遇;也许正是这种冥冥注定的牵连,我开始逐渐感悟到《诗经》里呈现的浪漫世界。

    岁月流逝,人生阅历的累积,往往让一个人对某件事物的理解变得透彻全面。我对《诗经》的理解恰好就是这种情形。简而言之,我对这部诗歌集的感悟历程对应着三种境地:初读《诗经》,它就好比是一件价值连城的古董,晦涩难懂、高深莫测,需要时间去细细鉴赏;再读《诗经》,它就变成了一块晶莹剔透的璞玉,要不断的玩味摩挲才能让它的温润光泽呈现世间;最后,它就变成了一把奇异的钥匙,时不时地开启时空大门带领我进入遥远过去,去感悟最自然纯朴的世界。

    《诗经》对于中学时期的我来说,当然就是那无趣的老古董,没时间更没兴趣去搭理它。之后我发现《诗经》是一块难得的美玉,我也没有把它珍藏起来。最近我才发现《诗经》其书是一把奇妙的钥匙,为我开启了远古时代的宏大场面,极大地满足了我的好奇心,所以才开始经常地阅读它。每当我翻开这本诗歌集,我的脑海中就会呈现出一幅幅美丽的画卷,耳旁就会回荡着来自远古的淳朴的歌谣:贤明君主的文治武功、忠贞大臣的浩然正气、失意士子的愤懑难消、小儿女间的浪漫爱情、平头百姓的喜怒哀乐、战争中人民的苦难??

    在我看来,《诗经》之所以为我呈现出一个个奇异的世界、一幅幅美丽的画卷,是因为它的很多诗歌都具有不确定的解释、多样的场景,这就让我有充分的想象空间。我把《诗经》的这种特性称为时空美,当然这是相对模糊美来说。接下来,我就通过发表我对一首具体诗歌的感悟与想象来表现这种时空美。

    我想绝大多数略微了解《诗经》的人都应该读到过《邺风?柏舟》这首诗吧。我先把这首诗歌抄于下面,接下具体讲一讲他的意思和我的理解,最后发表一点

    我自己的观点。

    泛彼柏舟,亦泛其流。耿耿不寐,如有隐忧。微我无酒,以敖以游。 我心匪鉴,不可以茹。亦有兄弟,不可以据。薄言往诉,逢彼之怒。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威仪棣棣,不可选也。 忧心悄悄,愠于群小。觏闵既多,受侮不少。静言思之,寤辟有摽。 日居月诸,胡迭而微?心之忧矣,如匪浣衣。静言思之,不能奋飞。

    ——《邺风·柏舟》

    古往今来研究《诗经》的大家学者对于这首诗歌主人公的性别争议很大,有人认为主人公是一个失宠的贵妇人,也有人说主人公是一位被谗害的忠臣。我就从两个方面来描绘一下我自己对这首诗的意境的想象。

    如果假定主人公是一位失宠贵妇人,如下一幅画面就会呈现在我的脑海中: 我坐在柏木小舟上随波逐流,由于心中隐隐的忧愁,即使夜深了,我仍然辗转反侧不能入眠。不是我不能借酒消愁,也不是我不能游玩山水间以解心中郁闷。 我的心不是铜镜,不能包容世间的真善美与假恶丑。我也有长兄幼弟,但都不能作为我的依靠。我前去向他们诉苦,结果却被怒斥一顿。我的心不是顽石,不能被人踢来踢去;我的心也不是凉席,不可以任人卷曲;我有我的庄严威仪,怎容他人侮辱?我的心里有太多的忧伤,群妾给了我多少不幸,静下来想一想,更加痛苦难当。日月轮替,为何我的世界这般黑暗?心里的忧伤就如未洗净的脏衣服,静下来想考一下,可怜我不能逃脱樊笼如鸟儿般振翅高飞。

    设定主人公是女性后,这首诗所描绘出的画面带给我许多清新的感受。首先,在我的想象中,一般中国古代经常都是男子泛舟游于山水之间如徐霞客、郦道元、苏轼、李白等人,而此处换为一个女子后,没有一点不妥反而更侧面表现出这个女子的非凡脱俗,为下文的描写女子悲惨命运、痛斥男子恶行埋下伏笔。其次,“微我无酒,以敖以游”的解释是“不是我不能借酒消愁,也不是我不能游玩山水间以散心中郁闷”,后文戛然而止,初看之下这一句诗词似乎没有完整的语义,但很多人都能想到是这女子忧伤太深、对男子牵挂太多以至于不能忘怀。这样的表达方式在文中十分传神。接着,女子的语气越来越高亢,决绝之情溢于言表,一句“威仪棣棣,不可选也”表现出女子的内心坚韧;同时也让我的内心产生出一种希冀,希望女子能够坚强为自己的美好生活而奋斗。最后一句“静言思之,

    不能奋飞”让我心生一种期盼,希望女子能够逃脱樊笼如鸟儿般振翅自由飞翔;与此同时,我也对这个女子产生一种仰慕之情,因为她身上充满一种乐观气息,不像封建社会女性在这般情况下只会用“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来哄骗自己。

    如果主角是被谗害的忠臣,又是另一番意境:

    我立于柏木小舟上随波逐流,心中隐隐的忧愁让我很晚了也不能闭眼入睡。不是我不能从此借酒消愁不问世事,也不是我不能游玩山水间以了此生。我的心不是铜镜,照见世间的丑恶也无动于衷。我的兄弟不能和我心意相通辅助君王以安众生,每当去劝告他们,却反而对我恶言相向。我的心不是顽石,不能被人踢来踢去;我的心也不是凉席,不可以任人翻卷;我有我的尊严威仪,怎容他人侮辱?我的心里有太多的忧愤,当道奸臣给了我多少诽谤之词,静下来想一想,更加痛苦难当。日月轮替普照大地,为何世界上还有这么多小人?心里的愤懑就如未洗净的脏衣服,静下来想考一下,可怜不能振翅高飞护佑君王百姓。

    若设定主人公为男性后,这首诗歌就是标准的中国古代被谗害忠臣的写照。我从这首诗中可以看到主人公有许多优秀的品质:忠君爱国、刚正不阿等等。忠君爱国体现于他在被谗害后仍然是上忧君王下忧百姓;刚正不阿表现在即使他的兄弟贪图富贵荣华不顾君主苍生,他也一心为君为民。我读这首诗后十分想知道这个忠臣的结果,最终他是选择“处江湖之远以忧其君”,还是选择“粉身碎骨浑不怕,只留清白在人间”,抑或是选择其他道路。唐太宗说,民如水,君国如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在《柏舟》的最开始,那位忠臣泛舟的时候,不知他是否也领悟了国事如水这个道理。

    以上便是这首诗歌在我脑海中呈现的两种迥异的意境。在我看来,这两种解释都说得通,即使有个别不符合预定性别的地方,也可以看作这首诗的新奇之处,抑或是远古时代的民风使然。

    历史上对于这首诗歌的翻译分为两派:一派观点起自《鲁诗》,主张此诗是“卫宣夫人”所作,断定这是一首女子自伤遭遇不幸而又苦于无可诉说的怨诗;另一观点起自《诗序》,他们认为是卫顷公时有仁心抱负的大臣不被君上重用,反被小人谗害,所以此诗是君子不遇于君而作。我姑且称前者为“鲁诗派”,后者为“诗序派”。长期以来两排互不屈服于对方。“鲁诗派”认为诗中“鉴”、“席”、“匪淤衣”乃妇人常接触的东西;并且“亦有兄弟,不可以据”更加证明是场家庭

    纠纷,故当为怨妇所作。“诗序派”针对诗中“微我无酒,以敖以游”一句,认为只有男子才饮酒,故此首诗歌应为男子所作。

    我觉得两派的观点太狭隘了,都带有一点古代封建思想的男尊女卑的态度去解释这首诗歌。诗经成书年代很早,而且并不是为朝廷统一思想、帝王巩固江山而作的,当时的人民并未受太浓重的封建思想影响。为什么女子就不能喝酒?如果伤心心切,这样的女子也许会想“借酒消愁”真有其事,于是也学男子喝酒。况且中国古代的小说中有很多女子都可以喝酒,而且酒量还不小。谁说只有女子才时常接触铜镜之类的东西,著名的《邹忌讽齐王纳谏》中的男子不就是一个爱照镜子的男子吗?

    为什么非要真个输赢呢?我读《诗经》,从不喜欢纠结于某一首有争议的诗歌到底讲的是哪一个情景;而是喜欢假定每一个情景都成立的前提下去看这个情境中是怎样一个画面。例如上面讲的《柏舟》,我就会假定这是一个女子所作,接着去想象这个女子所处的环境,最后一个美丽的意境就出来了;然后我又假定这是男子所作,(转 载 于:wWw.cssYQ.COm 书 业 网:诗经论文3000字)我又重复上面的步骤想象出另一个意境。每一首诗歌都创作于一个特定的时代和国家,我们就很好推断讲的是什么。比如:《柏舟》主人公若是女子,那么她极有可能是“卫宣夫人”;如果是男子,就极有可能是卫顷公时的一位大夫。有这样的历史材料支撑后,我们就可以还原出远古时期的一幅幅生活画面。

    诗经中还有很多诗歌都是这样,给我们提供了无限的想象空间。我们可以天马行空,任意驰骋。这就是我说的时空之美:每一首诗歌都是一个源于现实又高于现实的异时空,从中我们能看到一点古人真实的世界,也能看到我们潜意识中的远古画面。既然如此,我们又何必执拗地非要揭开真相不可呢?要是古人也在虚构一个美丽的故事怎么办?

    2013年4月16日星期二